查看: 48698|回复: 8
收起左侧

[散文] 版纳原生态

  [复制链接]
2016-10-19 16: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福泉 于 2016-10-22 11:38 编辑

版纳记忆


         首先声明:下面我要带你去的西双版纳,仅存在于我的记忆中,现在是找不到的了哈。

psb.jpg30.jpg


(一)边寨泼水节


     很久很久以前,我在西双版纳中缅边境当兵,人生第一次出远门就来到这么美丽而原始的异域傣乡,太幸运了。
     那里的傣族人对解放军特别好,每年泼水节都要组织所有姑娘进连队泼水、联欢,还送来很多好吃的。
     她们一大早就嘻嘻哈哈跑进连队,把连队四合院中间那个水池抢占了。
     我一出寝室,一盆冷水迎面泼来。我人生中第一次与女性发生“授受”关系就是那盆水以及那回眸一笑。这烙印太深刻,至今若问谁最美,无非当年定格的那一笑。
     部队严禁战士在驻地谈恋爱;加上尚值战时(我们吃饭睡觉都不离枪),所以这条纪律在我们连队就相当于“男女授受不亲”。都是二十左右的小伙子,严格的禁忌使我们觉得女性世界无限神秘,姑娘无比神圣。
     而泼水节这天例外,连长叫我们放开点,别扭扭捏捏给连队丢脸。于是四合院很快沸腾了,青春爆发出的能量打破了边境的宁静,“水水水”的欢呼声响彻云霄。水池周围飞溅的水花、弥漫的水雾都能映出彩虹。
     傣族男人们则在院子外的田坝里放“高升”(一种用青竹竿装填黑火药做的节日火箭),一条条“高升”拖着烟尾巴呼啸着像长龙般钻进蓝天白云。

psb.jpg13.jpg


  
(二)傣族姑娘


     我教过傣族少女们唱歌。那天战友们都训练去了,我独自面对十多个花枝招展的女孩,难免怯场,她们就特嚣张。永远记得那首《阿里山的姑娘》,最后那句"嗨呀",她们偏要特别大声地唱成"怀呀"。唱完还笑,越纠正越笑,最后滚着一团。笑热了,就掀起彩裙当芭蕉扇,阵阵馨风熏得我头晕目眩。我慌忙宣布下课。
     我问连长“怀”这词儿是怎么回事,连长庄严肃穆地告诉我:傣语"怀"者,四川话“雀雀”也!
     也许是热带雨林气候和这片美丽而原始的水土,催生了傣家姑娘温柔而狂野的天性吧,她们十五岁左右即如一个个熟透的樱桃,已到当地的适婚年龄。
     每当月上芭蕉林,姑娘的竹楼下就会聚集一大群小伙子。他们又唱又跳,可以彻夜喧闹,直到那姑娘出来为止。姑娘不欢喜就泼一瓢冷水;若看中谁,就钻进小伙子的披毯,然后相拥着向明月走去。
     他们有试婚习俗,试婚期间小伙到女家落户,倒也表现良好。若是一两年后没身孕,男的便一拍屁股走人,女的往往终身独守青灯。怀孕后才结婚去男方家,云南十八怪之“背起娃娃谈恋爱”说的正是类似情形。   
     婚后,傣族姑娘的美好时光就差不多了。她们生娃娃后顶多十天就要下地干活,说是有一种古老的祖传秘方,产妇服用后很快就能恢复如常。已婚的傣族男人就享福了,他们通常是肩扛猎枪,臀吊笆篓,腰别砍刀,成天打鸟摸鱼。没事时就坐在楼梯口,抱着一根半人高、碗口粗的水烟筒咕噜咕噜狂吸,或者躺在竹楼下的吊床上一摇一晃地发呆。栽秧打谷,重活轻活,屋里屋外的事基本由女人包干。
      那里一年四季都可以种水稻,勤劳的人家还种旱稻:在山坡上砍倒一片树林,待树木干了放火一烧,雨后用砍刀在坡上挑个窝,从篓里抓把谷子撒几颗,再用砍刀拨点土盖上,不久就会有不错的收成。这便是“刀耕火种”。
     傣家女人们常年忙碌,一刻不闲。婚后不再爱打扮,有的好像还故意把自己往丑里弄:穿自己织染的黑土布衣服;嚼槟榔果把牙齿染得漆黑,一张口就黑洞洞地像一牙不剩;也不爱干净了,身上脏兮兮地。   
      劳累、习俗使她们很快枯萎,到三十岁就得叫她“咪淘”(老大娘)了。

psb.jpg21.jpg


   
(三)连队伙食


     地处这片沃土,我们连队的农副业生产全团第一,伙食最好。我们烧的柴是现在高档家具店中的"名贵木材",我们喂猪是用芭蕉秆。
     有一次我从森林中扛出一根芭蕉秆,路过一座搭在两岸老榕树上的吊桥时,看见傣族姑娘在河里裸泳,有的居然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天哪!这也是我的第一次。竹桥怎么就特别晃,千辛万苦弄出来的芭蕉秆就掉下去了,砸碎一潭春水,惊飞一群天仙。

psb.jpg28.jpg


     我们连队养了一百多头猪,特意留给首长看的那几头怕有五百斤,长出了长长的“象牙”。我们的菜地很宽,很肥沃,种的菜自给有余。(顺便告诉大家一个种莴笋的绝招:苗刚长出就要用粪土把它压住,此后一出头又压土,一直这样垒上去,莴笋就会长得又快又粗又嫩。有压力才有动力,莴笋也是“笋”,总能破土而出。这是云南战友教我的。)连队后山是菠萝地和果园,那些水果都是从未见过的,其长相、味道都千奇百怪。我们还有三个大鱼塘,里面的非洲鱼不用饲养也吃不完。我在独处一隅的侦察班的时候,经常被班长从梦里叫醒,睁开眼睛面前就是一大盆香喷喷的鱼肉。
     月明之夜(顺便补充一点,那里的月儿特别干净明亮,星星特别大颗,阳光特别灿烂,蓝天特别深邃,白云特别有立体感。这些照片大部分是我自己拍的哈),我们用大筐抬着连队分配给我班的鱼去河里剖洗。森林中的小河波光粼粼,倒卧在河上的巨大枯木使这片神奇的土地显得十分古老。大树的老根暴露在卵石岸边,让人想起一幅名画。我们一丝不挂地在河里打闹,然后在洒满月光的河滩上烧起一大堆篝火,烤鱼吃。

psb.jpg16.jpg


  
(四)旱蚂蟥


     热带雨林特别潮湿,蚂蟥在旱地也很多。它们对汗味非常敏感,巡逻走累了想在森林里歇歇脚,很快就发觉四周草木沙沙响动,这是只有火柴棍大小的蚂蟥在一伸一缩、一翘一拱地前进,蚂蟥大军正朝这边包围过来,你得赶紧离开。但蚂蟥是躲不过的,它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爬到你身上吸血。当你感到哪里痒或有个沉甸甸的东西附着在身上甩动时,伸手一摸,滑腻腻地像抓着个牛苦胆,这便是喝饱血后暴长百倍的蚂蟥。一拔三尺长,绵韧惊人,就是拔不出(云南十八怪之“蚂蟥做腰带”不是吹的)。要是断一截在体内它会复活并繁衍,所以正确的方法是:猛抽一口烟,贴着指甲吹;然后将指甲上的烟油抹在蚂蟥入口处,它便迅疾掉落下来;最后,把烟灰(最好是盐)弹在它身上,它就会翻滚蹦跶起来,瞬间化作一滩鲜血。可恨的是,此后你还会流更多的血,这是蚂蟥的绝招,它吸血时能向你体内注入一种麻醉剂和畅血剂。

psb.jpg19.jpg


(五)密林诗路

     连队离团部100里整,有一条机耕道似的“国防公路”经常不通,且一多半路程是穿越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望天树那里是必经之地。我到连队不久就当文书,每月必徒步到团部交实力报表、总结、汇报等,回来时还要带一两箱电影胶片到连队(看坝坝电影是连队和附近群众的精神主食)。这一路就镶满了我的足迹,记载了我十八岁的青春。
     有一次连下大雨,河水高涨,无法涉过,只能从一根钢丝绳上过河。人年轻,就没怕过啥。脚踏下面一根较粗的钢丝绳,两手攀着上头一根较细的钢丝绳,一步步侧跨移动(这种动作是错误的,应该“走”钢丝绳)。开始觉得容易,到了中间,钢丝绳就是软的,荡的。下面是咆哮的山洪。一不小心失去平衡,身体就仆倒了,汹涌的洪水迎面扑来。幸好钢丝绳一弹,起来了,却弹成一个后仰。慌忙抓紧上面的绳子,脚下却空空荡荡没了着落,就悬吊吊地在那怒水上荡秋千。自己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就叫绝望恐怖。真想跳下去得啦,凭我的水性应该能游过去,但报表打湿了咋办?公文包里可是机密文件,要是被水冲到敌国去了呢?年轻有力就是好啊,良久,两根绳子和身体都停摆后,脚才摸着下面的绳子,万幸渡过了这钢索桥。
     到了平坝就好了,尽是稻田,田边是凤尾竹林,竹林里有竹楼。走饿了、累了,随便爬上路边一座竹楼都会受到热情接待。竹楼上没人也没问题,傣家规矩:竹楼是不锁门的,并且楼上随时留有糯米饭,以方便路人随时取用。连队规矩,吃了人家的饭,要留下足够的钱和粮票。

psb.jpg22.jpg


     那时,这一路上人烟稀少,路遇一个人就是惊喜。有一次看见前方一位挑担的傣族女人,我就追上去学雷锋。她有节奏地慢跑着,扁担一闪一闪地,过细的腰肢一扭一扭地,扁担和那小蛮腰随时可能折断的样子,让人感觉是一种惊险的舞蹈。汗水已湿透她的衣裙,散发出一种……对,女人味。无论怎么说,我得帮她挑。她也没拒绝。这担子上肩后,两头的筐高齐腰部,让我这九岁就开始挑担子的老挑夫一时都踉踉跄跄。想来是因为版纳的草木自古繁茂,傣族人的担子必须这么高才方便在丛林中穿行。一路无话,当我唯一一次听见她如小溪般婉转的傣语时,就知道是到了分路的时候。她很麻利地从筐里提起一串绿油油的“考罗嗦”(芭蕉叶包的糯米粑粑)递给我。四目相对,大约三十岁的她,居然扭过一脸红霞,而将粑粑坚定不移地举着。我只好接过,她冲我认真一笑,点点头,挑起担子,像一条揺摇摆摆的锦鲤,游进竹林深处去了。这是我吃过的最美的食物,里面包有腌鱼虾、干巴麂子肉,还有那一直没用语言传递的异乡家之味,异族人情味,包括那女人味。

psb.jpg26.jpg


      还有一次,就在望天树附近,山沟密林中传来天籁般的女孩歌声,把眼前的美景直接融进心灵深处去了。我就坐路边歇息,以便多享受一下这歌声。歌声越来越近,却突然停了。我正要起身赶路,身后唿唿唿一阵响,扭头一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窜了出来。我本能地拔枪,那东西已窜到面前,定睛一看却是一个背着满背篼竹笋的黑衣人。她头埋得很低,宽宽的背索勒在头顶上,猫着腰,动作之生猛,活像一头野猪。她超越我跑到前头,却把背篼靠在坎上歇下,又开始唱歌。等我走近,方才看出她是一个皮肤酱红,十分丰满茁壮的爱尼族女孩时,她又开始疯跑,肥厚的赤脚把大地擂得咚咚响。如此反复多次,她终于跑进了她的家:一圈竹篱,几顶草寮。那最原始的森林窝棚中,久久传来她天簌般的歌声……
       一年后,我离开了这个连队,从此只在梦里千百次地“回去”过。我得重返我的第二故乡,必须的,明天就出发!
   
2016.10.与“荣县人”摆龙门阵


        
     
    psb.jpg25.jpg       
      


psb.jpg11.jpg


psb.jpg14.jpg


psb.jpg18.jpg


psb.jpg24.jpg

                                                                                                                                                                                   
                                                                                                                                                                        





[zmusic]葫芦丝_刘强强[/zmusic]
psb.jpg18.jpg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2016-10-19 16: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气息浓的文章,耐读!
 楼主| 2016-10-19 17: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风瘦马 发表于 2016-10-19 16:50
生活气息浓的文章,耐读!

谢谢老师、老乡鼓励!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016-10-19 21: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值得回想,写的好!请问你是哪年去版纳当兵的?
2016-10-20 09: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2016-10-20 12: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谢谢各位!
2016-10-24 14: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好!真情流露!
 楼主| 2016-10-24 14: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吉祥 发表于 2016-10-24 14:04
文章写得好!真情流露!

向你学习:照片拍得好!
2016-11-22 09: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 官方QQ群

QQ|关于我们|APP|Archiver|不良信息举报|荣州网 ( 蜀ICP备14001235号-2 )

川公网安备 51030002000179号

GMT+8, 2020-8-12 00: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