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牛峰砦考

[复制链接]
查看 : 15020 | 回复 : 0
发表于 2019-6-9 15: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牛峰山,位于荣县双古镇喻家沟村12组,距县城30公里,古名云台山。牛峰山形似一条卧牛,头东尾西,横亘十里,这还不足为奇。最令人称奇的是,牛头、牛眼、牛舌、牛角、牛鼻、牛乳、牛溺、牛尾,都十分逼真。大自然鬼斧神工,在此得到完美地诠释。
          牛峰山上有砦,名曰牛峰砦。民国《荣县志﹒山脉》:“高者牛峰砦,古云台山也。咸丰时建。凡五门,四门皆凿于悬崖。”
        《荣县史料参考》第五期:“咸丰初,洪秀全、杨秀清在广西金田起义后,清政府巧立名目,筹集军饷,兴筑寨堡。”“咸丰四年(1854年),诏令筑寨堡,牛峰寨就是这年修来防太平天国的。”
          清光绪己亥(1899年),留学日本的詹鸿章承办牛峰砦砦务,拟撰《牛峰砦志》十六卷(双古中学存有第十六卷,共13页,即120-132页),砦志叙述道:“兹砦创自前朝(指明朝),本为牛头砦,嘉庆六年(1801年)重修,改曰牛峰,旋即頽废。故道光乙巳(1829年)重修,县志仍录旧名曰牛头砦。至癸丑(1853年),兹砦重修,牛峰之名于是大著矣。”
          牛峰山气候宜人,土地肥沃,花木茂盛,特别适宜栽柳树,只要是湿润的地方,插上枝条便会生长。牛峰砦公局要求老百姓每年插种,随时收获蓄藏。柳树长成后,平时可作柴薪,临事可兑火药,因此砦内十分重视。
         牛峰砦形势固胜,风景尤佳,却没有好事者留题于巉崖绝壁。因此即使地势险要,景色优美,也没有人提起,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而近处的大刀砦、东边的大老君,都有几处宋刻,县志也有记载,砦也因此生色。1899年10月,县令陈夔麒(贵州省贵筑县举人)来牛峰砦勘登哨楼,正好看见刻有刘灿如书写的“达观”二字,啧啧称赞:“雅致。”他缓步来到天生桥,指着几砣大石头说:“均可磨墨以成雅观。似此名山有墨便雅。可始足留人赏玩矣。”临走时,指着天时门下的锣形石头说:“吾当书‘北门保障'四字刻此。”
          詹鸿章随县令考察,深明其意,十分佩服县令的远见卓识。于是将牛峰山古十二景拟作八景,嘱咐覃光三(字明星,湖北松滋人,詹鸿章的弟子)篆书“哨楼雾雨”“地利薰风”“白屏夕照”“凤林秋月”四景,又用八分书“公局晴曦”“天桥霁雪”“翠獻清音”“犀洞朝烟“四景,又楷书”古云台山“四字,或勒丰碑,或刊绝壁。局外人觉得詹鸿章“好事”,他认为既然有此名声,不如尽其力量。于是又在天时门书“宜若登天然”,并刊二首律诗:“(其一)峭径摩空碧藓铺,崚嶒石骨碍当途。足称西蜀屏藩否?还有南阳巾扇无。轮铁巧开中外局,觚棱遥指帝王都。而今且喜狼烽静,飽看溪山好画图。”“(其二)嵂崒天门一道开,川南锁鑰亟需才。晨星历落思前辈,未雨绸缪望后来。沧海桑田新变局,空山栎社古畸材。老罴卧镇妖氛散,那怕红羊劫火催。”又刊五绝二首于落水湾小碑,曰“丛篁密箐间,点滴疑秋雨。不是在深山,那得清如许。”“一水琤瑽落,流从太古春。莫嫌膏泽少,我是在山人。”在地利门书上五字“风泉满清听”,阴刻于门内。门外题写数语:“牛峰十二景,前辈王石亭先生所名,人艳称之而鲜能偻指数。今略加删易,嘱女弟子覃光三用篆隶二体书刻各处。景凡八,此其第三也。斯举也,或曰宜,或曰不必。既刻矣,虽不必好事之诮,亦姑听之,然后此五百年,必有访古流连而摩挲苔藓者。”由此可见,牛峰砦的大部分题刻为詹鸿章撰,覃光三书,字体或篆体,或隶体。
          牛峰砦已尽毁,现仅存新地利门。因洪水天水从山顶灌入,从门内流出,十分险要,故老百姓称水险门。2016年7月,当地人修路时,刻“水星门”三字于门口,不知其来历何处,或许虽因为门内水星飞溅的缘故吧。据《牛峰砦志》载:“新地利门,洞凿石而成,春夏晴久,视洞项有汗珠渐生渐大,不出三日必大雨,亦屡验。又门道夹道中生红蟹,可入药,他处所无也。”
          地利门最为险要,洞外临大壑,树密多风,加以石壁清泉四时滋润,雨后夹道水涨,浑如百万军声。进门有石梯一百多级,两侧莓苔满壁,常年滴水,雾气不散。即使酷暑,仍感凉风习习。故称之“地利薰风”,牛峰八景之一。
         遗憾的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双古中学体育教师李某某,因善攀爬,奉命带人用錾子将地利门的石刻文字全部剔除,而今只留下大小不等的錾眼。詹鸿章的题刻,原想五百年后,必会有人 访古留连,殊不知才几十年,便消失殆尽,着实令人惋息。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