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704|回复: 1
收起左侧

[其他] 蟠龙古山村的那些事

[复制链接]
2019-1-25 10: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蟠龙古山村的那些事
                                                                                                                                                    文/ 罗秀能
      连续两晚梦见儿时在蟠龙古山村里的一些快乐场景,高高的青山,清澈的小溪,茂密的树林,水田种满水稻,田边的石头缝里可以捉螃蟹。低矮的小木楼里,“四姑婆”给我讲述着她那一长串永远都数不完的苦难。
      “四姑婆”是我奶奶的姐姐,上世纪初出生在荣县踏紫乡一个穷苦人家,她的童年是在当童养媳的日子里度过的。第一次嫁人时大概四五岁,到双古一带的大山里当了别人家的童养媳。那家主人对他很不好,不是打就是骂,还要天天干农活。这种日子过了一两年,“四姑婆”实在受不了,加上越来越思念家,思念母亲。一个夏天的傍晚,她把割的猪草背回婆家后,终于偷偷的跑进了深山,往家的方向逃跑了。
      跑了不远,天色就暗了下来。这一带人烟稀少,又怕婆家人追来,“四姑婆”不敢走大路,只能在密林中穿行。很快,天就黑了,五六岁的小姑娘在黑黢黢的深山老岭里又怕又饿,心里巴望着找到一户人家借宿。但在这深山里,除了偶尔隐隐约约地传来几声野兽的低吼,便是昆虫和青蛙没完没了的啼叫。“四姑婆”摸索着又走了一段,转过一道山梁后,隐隐约约发现前方另一座大山上有火光,这也许是农家的灶炉里烧着柴火在做晚餐,锅里煮着香喷喷的红苕,或是香喷喷的包谷棒子。“四姑婆”想着想着清口水就直往肚里吞,与此同时仿佛还听到很多人在唱歌,又好像是寺庙里的人在低沉地念经。黑夜里,在这人毛都找不到一根的深山,这点点灯光和仿佛是人的叽叽喳喳的声音,给这个小姑娘带来了莫大的希望。“四姑婆”欣喜若狂,连滚带爬地往这有灯光的地方赶,一路上留下了无数道被荆棘刮蹭的伤痕。一两个小时后,小姑娘离火光越来越近,但感觉那火光却越来越弱,就像人家窗户里渗出的灯光一样。不久后,她走到了灯光的地方,但却看不到有房屋。两盏油灯的光在这深山野岭的深夜显得十分昏暗,油灯前面有一堆还没完全燃尽的纸灰。小姑娘大声呼喊,没有人回应,她不甘心,绕到油灯后面去,看看究竟有没有人家。一看,才发现这里刚刚下葬的新墓,一座小土堆在这深夜显得极为狰狞,那两盏油灯是为亡灵照亮通往天堂之路而点的。小姑娘只想回家,小小年纪没考虑过上天堂过好日子。
      四姑婆对我说,她当时是没有哭的,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她飞快地远离了那座坟,在深山里找了棵高大结实的油茶树,爬上树杈后,又困又累就睡着了。但没多久,她就被“嗷嗷”“喉喉”的声音惊醒。睁大眼睛一看树下,好几双眼睛在这黑夜泛着蓝光,围着茶树转圈。这些东西还不时地在茶树上咬上几口,同时发出“呼呼呼”的低吼。小姑娘爬到了茶树的树巅上,死死抱着树丫,生怕掉下去了。
      不久后,天亮了,下面的野物也无踪影了。埋死人的那家人到山上来检查“天灯”时(要连续亮三天才吉利),发现了树上的这个又累又吓动弹不了的小姑娘。这些好心人把她救回家,吃饱睡好后,她又往家的方向继续赶路。人们也告诉了她正确的路线,她翻过了四面绝壁的五砦坪,爬上了陡峭的桌儿山,抠着狮子崖的悬崖峭壁上凿的石窝子下到了蟠龙大峡谷中。她沿途乞讨,往一个叫“石笋铺”的地方赶,这是她从被卖去当童养媳时记得最清楚的地名。这里有他曾经那个非常贫穷的家,这个家里有她的亲妈,虽然她已经记不起妈妈叫什么名字,也不能准确地找到家的房子。
      她到了“石笋铺”一带后,到处找她的家,找她的妈,找了好多天都没找到。又是一个黄昏,她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衣衫褴褛的中年妇女在地里摘红辣椒,她跑到了这个妇女面前。这个中年妇女把脸转到另一边,不让她看到。“四姑婆”跑前跑后的看,然后抓着中年妇女破烂的衣角,喊“妈”。“我不是你妈,你认错人了”中年妇女对小姑娘说,脸上全是泪水。“你就是我妈,就是我妈!”,中年妇女放下手中的活,抱着小姑娘放声痛哭起来。四姑婆对我说,这次她哭得没完没了。其实她这几天在“石笋铺”一带找她妈,她妈妈早都知道,只是一直在躲她。这个家养不活这么多子女,不久后,四姑婆又被卖到了另外更远的地方当了别人的童养媳……
      这是我上小学之前四姑婆给我讲的事情,我前前后后见过她好几次,每次她都要摆她的这些苦难,所以印象很深刻。我上小学后不久,四姑婆去世,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没有苦难,而我也就再没去过她家了。
      最近连续梦见了两次四姑婆最后一嫁的家,梦见了蟠龙峡谷的山山水水,唤起了我对曾经儿时的记忆。于是利用周末约上两个朋友前去看望四姑婆的亲人,路我是找不到了,唯一的线索是我还记着四姑婆有个儿子是哑巴。村民们听说我寻亲的事后,非常热情,还给我讲蟠龙这地方和四姑婆人生中许多鲜为人知的事。“四姑婆”当了几次童养媳,每次她都逃跑,“哑巴”是她“揣在身上”嫁到蟠龙的。绕过许多山沟沟,山弯弯后,我们爬上了陡峭的山坡,到了“哑巴”家。家徒四壁,还是那么穷。四弟兄中,就“哑巴”还活着,78岁,他一直用左手比划着,意思是右臂刚摔断不久。面前家什上摆着十几颗茶树仔,用左手锤着,他露出很知足的神情,意思是说这东西可以卖成钱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下山的路上,带路的当地人给我们描述了在峡谷里的一些神异事情。三十几年前,全村人都几次看到过峡谷里一团黑灰色簸箕大的圆形物体从谷底升腾,悬在山巅上空,半刻之后突然一闪光就消失了。四姑婆已经去世三十多年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哑.jpg
四.jpg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2019-1-26 15: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想现代人的生活,就觉得满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 官方QQ群

QQ|关于我们|APP|Archiver|不良信息举报|荣州网 ( 蜀ICP备14001235号-2 )

川公网安备 51030002000179号

GMT+8, 2020-7-9 10: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